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来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从油画原作临摹体悟触感与智性——访谈油画家:来源

2015-11-19 14:59:27 来源:全山石艺术中心作者:来源
A-A+

  编者按: 作为全山石艺术中心油画艺术教育的重点项目,艺术中心与中国美术学院联袂打造“油画艺术高级创研班”于2015年3月9日正式开学,共来自全国各地的12位优秀油画家齐聚艺术中心学习交流,他们不少已经获得硕士、博士学位,有的已经是美术学院教授、副教授,有的是画院专职画师,在创作上都有相当的造诣和成就。此次适逢“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藏画特展”的大好机会,高研班学员有幸在开学前三周的临摹课上对“特展”原作进行现场近距离学习,这也是他们进入高研班后的第一门课程。通过临摹课的成功开展,学员们的学习效果显著,成果优秀,实现了全山石艺术中心与全山石教授所倡导的“从油画本体语言出发”的初衷,为油画艺术高级创研班之后的其它课程提供衔接与铺垫。临摹课也充分发挥了全山石艺术中心引进“特展”的重要意义,以及学习原作对艺术家创作的重要性。以下是本次临摹课结束后对高研班部分学员与全山石教授的访谈,这里包含了学员们各自对原作的理解、临摹的体会,也包含着全山石教授引进“特展”的苦心以及对油画艺术在中国发展的定位与期待,它们共同组成【从油画原作临摹体悟触感与智性】专题,并将在全山石艺术中心官方公共微信平台刊发,以飨读者。

  “拉菲尔之所以能成为最优雅的画家,是因为其研究了古今大师的成果,并从他们的作品中吸收精华。”

  ——瓦萨里《名人传》

  “找到一种经常被重复的公式,即模仿者必须变化他的材料,就像蜜蜂把花蜜变成蜂蜜,或者如身体吸收营养一样。”

  ——贡布里希《“仿古”风格:模仿与同化》

  口述 / 来源(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油画家)、潘勤(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油画家)

  采访、整理 / 祖宇

  来源:

  我临的是马克西莫夫的《拖拉机手萨沙》,我觉得那张画对于中国油画发展中的一个阶段来说是很有意义,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曾有过“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里面培养了很多优秀的前辈,像靳尚谊先生,所以临摹马克西莫夫的画,对于我来说很有意义。

  这幅画我2009年去俄罗斯的时候在展厅里看过,印象很深,所以这次来到全山石艺术中心,在“临摹课”上我想就挑选这幅画临摹吧。我自己觉得临的还是不够好,但是整个过程下来,感触还是很大。

  我临摹的尺寸比原作大一点。实际上这幅画是外光作业,这种光源的变化很快,我相信马克西莫夫本人在画这幅画的时候速度应该也是挺快的,创作过程市富有激情的,尽管他把这幅小品经营的很细腻,但是对外光的把握是精准快速的,我在仔细观察之后,大概产生了一种判断,关于他的速度、运笔,特别是他对拖拉机手的衣服的厚薄处理非常精巧,以及这名拖拉机手在阳光下的生动表情,之后,我通过这样一种体会,尝试着去抓一抓这个感觉。但实际上我觉得我临摹的表情的生动性还是不足的,只能说是临一个大概。原画有许多即兴的东西,这种东西用临摹去捕捉是有难度的。我之所以会选择这幅画,是因为我觉得它对于画家本人来说,非常有代表性。


来源临摹原作:康·马克西莫夫(Konstantin Maksimov,1913-1993)
《拖拉机手萨沙》,1954年作

  潘勤:

  当时全先生让我们挑画,我挑了两张,很想画两张。全先生就说:先不着急,你先画一张吧,一张一张来,先把一张临充分。全先生还强调说:一定要临得慢,不要着急。

  在这个过程里我有一些体会,但是不知道这种感觉对不对。以前,我画画总是画一个大概,这张画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色彩非常精微,是一种“往里走”的颜色和色彩关系。不像另外的画那样比较张扬的色彩感受。它呈现的是比较精微、“往里走”的色彩感觉。这让人能够沉下来,看进去。这个东西可能是我比较想要,这种感觉说不清,但是会很期待。

  我就是想还原“原作”用笔的感觉、颜色关系,如果你总是画自己的,那就会失去太大的意义。反正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全先生说:“慢下来,不要着急”,先生说完以后,我想了想,确实没什么可着急的,但我们的心态,是不是就是代表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或者我们这一类人,也不知道在急什么,一天到晚很着急的样子。

  其实全先生说的要慢,就是在慢的过程中,人的心能够沉下来,能够静下心来做这个事情,不然一天到晚感觉浮浮躁躁的,人心静不下来,这个事情做不好。所以这个很重要,这就导致我对这次临摹课的最大的一个感受。但我觉得我的颜色总还是调的不太好,我看她的原作,感觉人物和环境好像都不是同时进行的。

  原作的尺寸也有些大,我觉得对我也算一个挑战。现在看来,课程是结束了,但是这张画还没有结束。因为后来觉得,特别是脸部,我这个直接的画法,与他的多层画法出来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技法上面,也不太一样。所以在衔接上面,还是做得不太好。在我最后画完的时,翻译李老师跟我说:“你知道她(画中人)有多大年纪吗?”我本来想说六十多岁,后来我说可能是五十多岁吧?他说:不对,他看过一篇翻译介绍她才四十多岁。但我却在临摹的时候,总觉得她是个老太太,所以我总是临摹不出她眼神里的那种媚态。后来发现她才四十多岁,因为那个年代是战乱年代,比较操劳,这个非常精微的人物精神没有被我把握住。我真希望我早点知道这个细节。


潘勤临摹原作:米·瓦·涅斯捷罗夫(Mikhail Nesterov,1862—1942),
《人民艺术家捷尔任斯卡娅肖像》,1937年作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来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